迷失在傳統和現代之間

  在西貢旅游最好的方式就是步行,在路上不時看到身著當地傳統服裝AO DIE的婦女從面前經過,喜歡民族文化的人絕對會為此著迷。沿著市區寬寬的林陰道散步,看著舊時留下來的法式建筑,或是走進越南當地人生活工作著的小胡同,看著沿街擠擠挨挨的店鋪,雜亂又盎然的風味。服務行業的女孩都身穿越南傳統民族服裝,像一枝枝行走在熱帶叢林中的水蓮花。越南男子臉上 
 
 
則總是浮現著模糊的、恍惚的、不可捉摸的笑容。在這里,生命也像熱帶作物一樣,蓬勃而熱鬧。
  
  我所到的地方,總能看到越南人把雞圈養在樹木、電線桿子、籬笆或是任何固定的東西上,這可有趣得很。我的同伴則被一個走街串巷的理發師吸引著走了好幾條巷子,他挑著一把椅子、一張桌子和一個裝著各式工具的工具箱,沿著人行道慢慢走著,像是等著生意上門。不過每個沿街的理發師都有屬于自己的“范圍”,周一這個街區屬于某個理發師,周二另外一個理發師又占領了這個街區,大家都踏踏實實地默守著約定俗成的規矩,倒也安靜度日。
  
  路邊各式的商店都非常有特色。在一家西餅屋里我居然找到了非常華貴的法式多層蛋糕,西方國家也多數是在婚禮等儀式上才會訂做。不過現在在越南,結個西式的婚禮可是相當IN的哦。另一家店鋪專門出售東方的藥品、補品,我的英國朋友對著一瓶泡著蛇的藥酒大驚小怪,我耐心給他解釋過之后,他居然一氣買了好多瓶——就這方面來說,越南的飲食和中國還是比較接近的。藥鋪的越南男孩說蛇酒是西方人在西貢買得最多的禮品,不過他們多半不會喝的,只是用來做擺設。因此在西貢也就可以看到相當多的地方擺賣著這樣的藥酒。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一家家的CD店。曾經看過一個調查,說老外喜歡在中國居住的十個理由之一就是可以很便宜地欣賞到與世界同步的電影和音樂CD。如果單從這個理由出發,相信他們一定會更加喜歡西貢。在西貢的市中心,有很多家碟店,規模也蔚為壯觀。幾乎收集了世界各國優秀歌手的CD,分別按照歌手的姓名音序排列,從席林·迪翁到約翰·列農,比起來,北京的好多CD店反倒不夠專業水準了。
  
  在西貢永遠不會悶,永遠有那么多事情等著你去做,那么多新東西等著被你發現。一天,導游帶著我們來到當地一家熱鬧非凡的露天市場,這里銷售很多當地人的手工藝品,像陶器、石雕、檀香木的雕像、銀器、絲綢制品等等,琳瑯滿目,花掉不少我們的鈔票。這里的絲綢服飾相當入時,而且只要你有耐心,他們可以當場就為你測量身材尺寸,保證兩三天內就趕制出和國際時尚同步的服裝來。這種量體裁衣方式可是當地人最喜歡的方式,所以在西貢的街頭常會在不經意間就被穿著入時,染了各色頭發的年輕人晃壞了眼睛。而這些服裝的來源就是在店門口擺滿時尚服裝模特的裁縫店。難怪來之前就有朋友通知說在西貢別愁沒有漂亮衣服穿。呵呵,就算看看也很養眼啊。
  
  在西貢吃也是絕佳的享受。不同風格的餐廳隨處可見,價格也格外便宜。我們吃飯的時候,常常見到身穿黃袍、剃發的和尚在各個食品攤前停下來尋求布施,攤主通常都很樂意地給他們一碗米飯或是一些小食。而另一些攤前,一些穿著農家服裝的老婦人,頭戴越南特色的尖尖斗笠,在陽光里享受它們自己的牛肉米粉,顯然這是越南人最典型的食物了。
  
  我們常吃米線的店在唐人街里,在美國占領期間,這家店可是越共的秘密聯絡點。如今,經營這家店的仍然是當初那位主人,除了當地的湯和米線,也有其他飯菜,如果要找出什么和當年的不同,大概最明顯的就是來這里的客人,除了當地人,也有美國人。
  
  關于西貢我還能說什么呢?它是懷舊的象征。在西貢街頭,我遇到了一些美國游客,90年代的西貢成了西方世界一個熱門的話題——一個歷史上的殖民地,一個既有胡志明的雕像又有朝氣蓬勃的集市的地方。